blog

各国政府必须停止制定针对土着澳大利亚人的政策

<p>澳大利亚土着居民作为媒体和政策中的“失败”的持续建设正在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p><p>媒体报道和政策几乎总是关注土着澳大利亚人的“错误”</p><p>他们研究了土着人民与非土着澳大利亚人相比所面临的问题</p><p>奥鲁昆最近发生的事件,包括当地学校的关闭,使我们想起了偏远的土着社区,特别是澳大利亚北部地区存在的严峻挑战</p><p>但政策是否关注这些社区的问题实际上是一种带来变革的富有成效的方式</p><p>澳大利亚人已经习惯于听到未能扭转骇人听闻的健康和监禁统计数据或改善土着人民在教育,就业和住房方面的严重不平等</p><p>一连串的教育研究不断哀叹土着学生与非土着学生相比表现不佳</p><p>至关重要的是,暴露和处理偏远社区的挑战和问题</p><p>但是这种叙述已经变得如此占主导地位,“失败”和“问题”变成了土着澳大利亚人自己,而不是社会或经济劣势,甚至是跨文化的误解</p><p>在某些研究领域,即教育领域,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围绕失败的不断讨论是如此普遍,以至于他们有可能成为自我实现的风险</p><p>这种对责任的外在化使家庭和社区失败的原因成为现实,同时使政策制定者免除任何责任</p><p>我们需要超越过去简单化建构的政策讨论,并认识到政策本身往往是有问题的</p><p>大多数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都不会从他们“缺乏”的角度来考虑自己</p><p>但这是许多人不断暴露的主流话语</p><p>例如,现行政府政策的标题是“土着进步战略”</p><p>就其本名而言,这表明土着人民在某种程度上“落后”或“缺乏”,需要先进</p><p>虽然看似无害,但建立在这些观念基础上的方法将公众对土着人民及其社区的看法视为失败</p><p>这忽略了一系列积极和消极的结果</p><p>改变对澳大利亚土着居民“赤字”的讨论是一件困难的事情</p><p>简单地发挥土着澳大利亚的优势并指出全国各地在治理,就业,商业,发展和体育等关键领域取得的许多成功是很诱人的</p><p>提供这种平衡对于重置讨论很重要,但这还不够</p><p>非常需要了解这些话语是如何产生和重复的,以及它们对减轻原住民劣势的努力可能产生的影响</p><p>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土着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正处于一个项目的早期阶段,该项目旨在了解和绘制政策中“赤字”这种语言的流行程度</p><p>一个早期的发现是,一旦人们开始挑战这种谈话方式,它就会改变关于土着政策和发展可能性的对话</p><p>我们最近在学校的工作就是一个例子</p><p>在实施基于力量的计划之前和之后,我们一直在与家长,社区成员,教师和教育领导者进行一系列访谈</p><p>分析Engoori和Learning on Country等课程的效果,教师报告说,改变他们的日常生活,包括以学生对课堂作出贡献的活动,而不是他们缺乏的活动,对教学和学习产生了有益的影响</p><p>虽然这项研究尚处于萌芽状态,但这类工作有可能挑战我们在土着政策制定方面可能实现的国家思维方式</p><p>这反过来可以改变未来的对话</p><p> Bill和Benjamin将于2016年6月10日星期五上午11:30至下午12:

查看所有